文手研习营

文手研习营

 
   

【作文1】The Heart of Everything(盾冬)

大家好 我是新来的还不太明白要怎么用的鹿吉(。总之就是先写一篇是吧哈哈 话说第一次参加就写pwp真的没问题吗(。

【RTW命题】
队1背景,战争时期,Steve和Bucky去镇上运物资回营地时发生的一小段故事。

哈哈哈哈为了防止被叫杀马特太太 来加一个

by Fores

--------------------------------------------------------------------------

“…是的。我们应该去看看。”Bucky笑着说,咬着指甲把脸转向车窗外。

 

在那之后又是沉默。

 

Steve吸了口气,希望Bucky没有听见。

他开始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让Bucky和他一起出来运送货物。

他应该想到的,他们不会就这样说几句玩笑话聊聊某个城镇的酒吧就心满意足地回去。他不该……不该贸然叫走他,那一瞬间Bucky眼睛里亮起的诧异又欣喜的光芒,Steve几乎立刻就感到了愧疚因为他并没有打算做任何事。他只能看着那火苗熄灭下去,最终他们回到各自的帐篷,胸口带着无法舒张的压力,把外套盖在头上假装这样就能尽快入睡。

众人面前和两人独处时的两种模式转换起来并不容易,他不该再给他们添加障碍。他看到了刚才Bucky是怎样挣扎于叫他Steve还是Captain,还有他不停拨动衣领的手——天色转暗,空气渐渐变凉,他确定那不是因为气温。

 

但是Bucky那么近。

Steve能闻到他衣服上今天中午的豆子炖牛肉的味道;他的袖口沾着一点泥,头发因为出汗散发出一股热烘烘的味道。

他们已经有多久没靠这么近了?不是擦身而过的一个拍肩,不是部队挤在一起分食物,是像这样,除了彼此之外没有什么其他事来分心。当然这同时也是问题。Steve需要时常提醒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驾驶上。他的手心又开始冒汗了;他忍耐着,不想擦拭得过于频繁。

终于眼前又出现了一个路标。Steve的胸口稍微松动了一些。这至少意味着离营地更近了。但是同时——

 

Steve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反射性地舔了舔嘴唇。

Bucky吻了他。

不是幻觉。虽然他已经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窗外,但一些红晕在他脸颊上浮现,这是刚才没有的。

 

“……别想了。”Bucky说。Steve张嘴,没有话语出来。“我让你别想了,只是个吻。”

“我、我很抱歉Buck——”

“为了什么?因为想吻我?得了吧Rogers,那你值得抱歉的事还多着呢。”Bucky指责的语气在句尾变弱,Steve转向他,嘴角犹豫着浮出一个笑容。

“……的确。”Steve承认道。Bucky朝他翻白眼。Steve捏了一下他的手,然后又重新扶住方向盘。

 

“……我想念你。”Steve小声说,随着这句话他们两个都松了口气,轻笑出声。

Bucky靠上来,把脸枕在Steve肩膀上,大拇指在Steve握着的虎口上摩擦。

“那你不觉得我们该好好利用时间吗?”Bucky在他耳边说,很有蛊惑性。总是这样。好像无论什么事,好点子坏点子,通过Bucky的声音说出来都带有让人着迷的吸引力。

 

“我不知道Buck,我们出来运送物资,得赶回营地,我觉得,我——”Steve难以继续下去,Bucky的呼吸洒在他耳旁,他专注的目光,他的头发有些油腻的味道,所有,都让Steve不能清晰地思考。“好了Bucky,坐回去……让我们两个都轻松点。”

“啊,别又来这一套;别拒绝我。”Bucky撅着嘴,半天玩笑地说。

“什么——我没有…”Steve被刺了一下,Bucky指出一些他并没有意识到、但确实在做的事。

“嘘,没事……”Bucky的嘴唇再次贴上来,和他大大咧咧的笑容不同,那吻是轻柔的,近乎谨慎的;Steve紧紧闭上眼睛一秒,一些理智爬上来,但嘴唇上的触感是他感受过的最美好的东西,他不能…不可能把他推开。

他听见Bucky贴着他的嘴唇发出轻笑,灵活的手指顺着他的下巴落到喉骨下方扯松他的领带。他轻轻咬着Bucky的舌尖以示警告。那只手不依不饶地探进大衣,隔着衬衫在他胸口乱摸,他不得不腾出一只手制止。

 

Steve望向Bucky,眼睛里几乎是恳求了。

“为什么,Rogers?他们说四个小时,只要在那之前回去就行了——”

“我们已经浪费了半个小时,因为你说想去酒吧‘看一眼’,记得吗?…不,别那样看我,并不是在指责你…嘿,过来,过来。”Steve把愤愤推了他一把的Bucky揽进怀里,一边亲吻他的太阳穴一边挣扎着注意前方。“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知道……想到他们……Dugan,Falsworth…他们正在警惕地看守营地,而我们却在路上…享受,我很抱歉Bucky,这让我觉得…不对。”

 

“我明白了。”Bucky说,把右手拇指放进嘴里咬着,扭过头不去看Steve。

他的眼角开始泛红,一种让Steve担忧的迹象。“你在说我对你的弟兄们的苦难视而不见,贪图享乐。”

 

“不,那不是我的意思。我没有说——过来。”Steve猛地停下车,强行把Bucky的身体扭过来正对着他。“听着,我很抱歉,我不该那么说。”他叹了口气,抬起Bucky的下巴重重地吻上去,Bucky紧闭着嘴,Steve的手指压在他的后颈像是想抠进他的肉里。终于Bucky闷哼一声力道松懈了,Steve毫不犹豫地攻占了他的口腔,直到他大脑缺氧拍打着Steve的背;在Bucky觉得下一秒就要窒息时Steve才松开他。

 

“…………这他妈又是什么。”Bucky重重地喘着气,跌回自己的座位瞪着Steve,眼角因为呼吸困难彻底红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现在坐好。我们继续赶路。”Steve沉下脸发动车子,不再看他。

 

“赶路。是啊。这就是你为什么叫我出来,为了跟你去拿这一堆破东西,然后一言不发地赶路。”

“像我说的那样坐好,中士。把安全带系上——”

“而你他妈甚至不知道他们让你运什么。”Bucky忽然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你干什么!?回来!”Steve也跟着跳下去抓住Bucky的手臂,被甩开,扭打中Bucky轰得一声拉开后备箱。

 

“你自己看清楚——靴子,毛毯——秋天还没影子呢,你觉得他们让你运这个干什么?”

Steve一边拉住激动地挥舞双臂的Bucky,一边望向后备箱里的货物,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看不出来?他们看你太辛苦了,帮你找个理由休息一下,然后一路上你对我说的却都是——”

“他们…他们特意让我来?”

“哈,为什么他们忽然需要美国队长去镇上运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物资?然后今天中午我们吃了牛肉,别忘了。”

Steve皱着眉头思索着。“呃,所以……”

Bucky不耐烦地点着头,更加确信了自己的观点。

“……如果…他们可以直接告诉我。”

“你会接受吗?”Bucky发笑,“看看你Steve,二十四小时都在忙着那些——战略,布局,甚至照顾士兵的心情,像个不用上发条也能不断前进的玩具士兵。”

Steve抬起眼看他的朋友,眉头紧蹙,就像难以抉择该发火还是道歉。

 

“别管了,事实证明你并不需要休息。我们回去吧,队长。”Bucky摊手,肩膀疲惫地下垂。他的脸颊在发烫——他刚刚指责了Steve,指责他用心工作,指责他为国家的命运着想;他憎恶自己没能把情绪拴好,接下来他该做的就是在副驾驶上坐好,不再多说一个字,或许今晚代替一两个人守夜,上帝保佑夜风能让他的头脑清醒些。

 

有干燥的温度贴上他的脸,是Steve的手,Steve缓缓地抚摸着他因为情绪激动而紧绷起来的皮肤,然后是一个结实的拥抱。

 

“我很抱歉……让你有这种感觉。”Steve在他耳边呢喃着,吻落在他应该好好清洗一下的头发上。“我很抱歉。”声音低沉地回荡在耳边,几乎像在说情话了,Bucky睫毛颤动着合上眼睛,把体重倚靠在对方身上。

 

“我——”

“不,是我的错,我应该更早发现的。”吻落在Bucky耳廓上。“抱歉。”

“你知道——”Bucky开口,惊讶于声音变得难以控制了,他等待了一下再次尝试道:“有些时候我感觉你变成了那个完美的人——他们塑造出来的,完美无瑕的美国队长,你对每个人都恭敬又礼貌,看起来什么时候都掌控着局面……别误会我并不是在说这样不好,但是…但是有时我也想念……你明白我的意思——我需要美国队长,但我也需要我的布鲁克林来的小个子,上帝,Steve我不知道怎么——”

“没关系,我明白。”Steve的双手落在Bucky的脸侧,他们的额头抵在一起,Bucky犹豫着抬起眼,他看到天空和海洋的颜色,近在咫尺。

 

“你需要朋友,恋人,领导者,亲人……永远这么苛求。”Steve低笑着,Bucky的拳头砸在他胸口骂他“Jerk”,然后又抚平被弄乱的衣襟。

 

“……我们到车上去吧,变冷了。”Bucky说,急急忙忙地转身,Steve看到他耳后根红了。

 

 

“呃我的意思不是说——”刚发动车子Bucky的手就落在了一些微妙的地方,Steve的脸也红了。

Bucky在Steve的耳朵上慢吞吞地啄着,直到Steve忍不住按住他的脑袋和他接吻。

Bucky的手轻巧地落在Steve的裤子中央,向下按压,Steve闭上眼,意识到自己在开车之后连忙睁开。

 

“Bucky——”

“拜托,让我为你做点什么。”Bucky弯过腰,手肘撑在Steve的大腿上,解开他的裤链把手伸进去。他朋友的小兄弟已经精神起来,隔着内裤散发出柔韧的热度,Bucky低下头吮吸,内裤上很快出现一些濡湿的痕迹,分不清是前液还是Bucky的唾液。

 

“不,停…停下来Buck,我得开车……”Steve用尽全力克制着仰头靠在椅背上的冲动。理智紧绷成一条线,他需要十分小心才能感觉到自己还在掌控车子。

 

“我可没对你的双手做什么?”Bucky在笑,Steve能感觉到即使他的嘴唇正贴在他的阴·茎上。他懊恼地抓紧方向盘。这段路是笔直的,很好。实在不行他就把车子停下……他真的不想那么做,这场“休假”已经让人不好意思,他不想再迟到。

但是Bucky让他的决定一点都不容易:他还在恶意地隔着内裤挑逗他,用舌尖扫过敏感的头部,然后又去弄点别的什么。Steve感到坐立不安,不停地轻微调整着姿势。他已经明白了,关于他今天表现得有多糟糕——他接受教训,Bucky能不能停止折磨他??

 

就在他要出声抗议之前Bucky终于把他从内裤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他被径直塞入一个温暖潮湿的口腔,像个专供他使用的巢穴一样提供所有的温暖和爱护;他能感觉到Bucky在放松喉咙的肌肉把他越吞越深,他像个拓荒的人一样一点一滴深入那片柔软的湿地。

Bucky发出得意的哼哼声,让Steve忍不住揉了一把他的头发;然后Bucky开始把玩他的囊袋,不紧不慢地揉捏着像是在宣誓他洞察Steve的每一个秘密。

Steve挣扎着看清眼前的景象,溪流,小树丛,路上的一粒石子……车灯范围内能看见的东西并不多,他努力平稳着视线,眼球酸涩,感官从脊椎中向上升腾试图掌控一切,他抢夺着主导权,试图让自己想点其他的——但是上帝,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Bucky的口腔,他柔软灵活的舌尖,他喷在Steve裆部和腹肌上的呼吸;放在他大腿上的手像是要着火了一样发烫,而Bucky还在得意洋洋地乱动着。

Steve屏住呼吸向下看了一眼,Bucky把他吐出一点像叼着糖果一样含着他阴·茎的头部,眼睛里含着水雾望向他。

Steve慌忙地移开视线想把那景象从脑袋里移除出去,但是没用,它像是生根发芽了一样助长了Steve的想象力。随着Bucky的每一声闷哼每一次深呼吸,Steve都能看见他如何歪着脑袋,如何垂下他的睫毛,如何像个贪得无厌的孩童一样舔弄糖果上的蜜汁,那些景象让他的脑袋发胀,让他觉得体内的血液即将蒸腾起来融掉血管;而车子会开进远方朦胧的白光中,像阳光溶解雾气那样毫不费力地被蒸成灰烬。

Steve拼命压着方向盘,为了他们两个的性命着想。一些低沉的呻吟从喉咙里泄露出来,他甚至没有立刻认出来那是自己发出的;汗从额头上滴下来滑落到嘴唇,燥热顺着每个毛孔向外涌出。

最后一下……随着Bucky最后一下用力的吞吐这一切结束了。Steve模模糊糊地听见Bucky吞咽的声音,他伸手去摸他的嘴角,分不清手上是自己的汗还是Bucky的。Bucky的嘴角有含糊的微笑,Steve听见他问他感觉怎样。

 

“…感觉要爆炸了。”Steve终于胆敢把身体向后甩去,靠在后座上。

Bucky低笑,动作轻柔地把他塞回裤子,把一切还原好后还在上面拍了一下,好像这样就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下次真的不能叫你一起,这不是个好主意。”Steve喘着气,汗液在他脸上发亮。Bucky靠过去亲吻他的眼睛,舔掉他睫毛上的汗珠。

Steve伸出手整理着Bucky乱糟糟的头发,完后手指仍不舍地在他脸颊和眉脚摩擦。

他睁大眼睛看着,Bucky的眼睛在灯光下大而明亮,显得十分年轻;他仔细地观察着每个转折和纹理,想把眼前的景象刻在脑内。

 

Steve抚摸着Bucky的脖颈,到他胸前裸露的一小块皮肤上,隔着衣料用拇指蹭着他的乳头。

 

“不了。”Bucky把Steve的手扫下去,漫不经心地靠回座位。“咱们没时间了。”他冲Steve眨眼。

Steve抛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Bucky看着前方笑着说“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已经觉得满足了”。

 

“或许下次,兄弟。”他说,害臊一样把手罩在眼睛上。

 

“下次你开车的时候。”

“哦不!”Bucky做出夸张的表情。“我会把我们两个直接开进沟里。”他凑到Steve耳边。“我可不是你,Captain.”沙哑的声音撩拨着Steve刚放松了一些的神经。

 

他们各自靠在座位上安静了一会儿,然后Steve开口。

 

“……你有没有想过……战后?”他看见Bucky的身体僵了一下。

 

“嗯…呃…”Bucky支吾着,Steve惊讶于他没像他想象中那样含糊过去;他的余光安静地扫过Bucky颤动的指尖,和他被夜风吹得打卷的发梢。

 

“……回家乡找份不那么惊险的工作,老爸或许想让我接管他的工厂,他还说……”Bucky停下,犹豫着。

“还说?”

“……说远房有个什么表妹和我们家提亲。哈哈,谁知道呢,或许还不如镇上的姑娘。”Bucky装作不经意地瞥了Steve一眼,对方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这让他稍微放松一些,但同时胸口发闷。

 

“……嗯。”Steve说。开车的手势很稳。

“你呢?你也是吧,回去…我确定现在每间公司都会欢迎你,姑娘就更不用说了,你一定能挑到最好的。”Bucky说着,语速加快,词句变得有点含糊。他已经不确定自己在说什么,但是确保自己在微笑,到最后嘴角变得有点僵硬。

“…是啊。”Steve同意道,没有再作其他评价。

 

Bucky点头,靠在椅背上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天色已经黑透了,芦苇丛中似乎有野鸭在窜动,发出窸窣的声响。头顶上方是晴朗的夜空,无边无际的星辰汇成河流。他沉醉地看着,每一颗星星独特又相似。

 

“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战后生活。”

Steve出声时Bucky吓了一跳。他几乎要忘了他在一辆行驶的车上,旁边坐着他的友人和爱人。

他的视线移回到Steve脸上。

 

“我想要和你一起,一起居住,一起生活…………没有别人。”

Bucky睁大眼睛,感到脖子后面的汗毛竖了起来。他好奇Steve的勇气从何而来,还没完全回过神的大脑试图把这与天上过于明亮的星辰搭上联系;它们都照亮了些什么?

 

“……我们一起。像现在这样……比现在更加自由。”

“可是……可是……”Bucky张口结舌,语言和表达忽然弃他而去。他呆呆地看着Steve的眼睛,试图从脑海里搜刮出什么反对的理由。这是不该明示的,想都不敢想的事,Steve不能这么轻易地把它说出来。

 

 “可是……我以为你喜欢孩子……”他虚弱地反对着,因为找不到什么好理由而皱起眉头。

“…你就担心这个?”Steve挑起一边的眉毛,用滑稽的神情打量Bucky.“我们可以领养,还记得我们去孤儿院见到的那些孩子吗?可以领养一个棕色头发的,和你一样。”他抚摸Bucky的额发,好像他说的一切都可以像这个动作一样轻松。

 

但是Bucky也开始微笑了。

“还有一个金发的,和你一样。”

“……没错。”Steve亲吻Bucky的额头。“然后我们会很开心。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很开心。”

“睁开眼闭上眼都是你,我会嫌烦,会找理由和你吵架,我跑出去,然后又回来。”Steve的吻下落找到Bucky的嘴唇,在上面浅浅地啄着。

“没错,然后……”

 

风开始变大,吹动高处的树冠和地上的芦苇叶。他们继续交谈着开往营地的方向,星光汇成河流一路跟随。终于有一次,他们聊的不是战略、难吃的食物和寄往牺牲战友家乡的慰问信,而是关于战后生活的种种设想——那些关于未来的天真话题。

谁也不认为说出的愿望会悉数实现,但没关系,有一件事让他们充满希望;一件长久以来谁也不敢说出来、但昭然若揭的事,就像空中的明月,没人能取下它,但只要抬起手接住,看,光芒无处不在。

 

快要到达之前他们经过一面湖。宽广到不可思议、几乎像海洋一样的湖。

所有星星的倒影都落在里面,就像是这面湖孕育了它们一样。

波澜带动光点摇曳沉浮,直到每一丝褶皱都蕴含星辰的碎屑,带着人们在夜里的愿望推向远方。


--------------------------------------------------

关于这篇文想带给读者的感觉:

我希望让大家读到战时盾冬压抑的带着点苦味的但是异常深厚的感情,然后联想一下他们后来的遭遇(并没有实现关于战后的美好愿望)被虐一下就更好了(要的是这个直接说出来的效果吗好欠揍(。

然后我想听听意见改一下再发到自己那里 可以的。。。吧?(。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