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研习营

文手研习营

 
   

【作文1】矛盾无解

ID:拔刺吞蔷薇


【RTW命题】两个布鲁克林小子肯定不止一次对史蒂夫参军进行过讨论,写一次两人间的对这个问题的争吵和和解。(From 亚特兰提斯)

【注】与美队1台词有严重冲突


矛盾无解


James Barnes抱着一袋食物回家——苹果、土豆和一点黄油,这些东西被一股脑塞在纸袋里,在他左臂的挟抱下随着步伐轻轻相碰。他把右手插在兜里,背挺得板直,他的头发稍微有点长了,滑下来的发尖儿触着颧骨一颤一颤的。

路过Douglads先生家附近的巷口时,他听到里面有动静——


“又是你……你有毛病是吧?”

“哈!不过今天又有乐子了!”


然后是铁皮垃圾桶翻倒的声音。


他一边听一边放慢脚步蹭过巷口,然后又退回来。


听起来是市场那边Gibbons肉店老板的儿子——那个蠢驴。

虽然妈妈把钱交给他的时候说James你得快点,要不就没法在你爸爸回来之前做完饭了,他昨天加班就没回家呢。


但是……我就看一眼。他对自己说。


巷子不深,他走两步就看到一个小个子鼻青脸肿靠坐在墙边,额头被打破了,鲜红的血顺着他的面颊流下来,一直流到他洗得发黄的白衬衫领口;一只手正抓着他的金发,顺着手臂看上去,两个大男孩居高临下地围着他。


小个子已经被牢牢抓住了,然而他还在拼命挣动,而且居然还企图用未被制住的双腿踢打抓着他的人。

只是他实在太弱了。


“嘿看啊,还在挣扎呢?”背对着James的大男孩大声笑道,“你还能动多久?——你打得到我吗?”

这恶棍说着就要把小个子的头往墙上撞。

James皱紧眉头:“嘿!”


这两个家伙估计是玩得太兴奋了,现在才发现有别人走进了巷子里。


“你……Barnes?”其中一个回头认出了他,稍微皱起眉头,他的手上还抓着那个小个子的头发。他身材高大——在现在这个年景下他长得比James还要高一些,James觉得他老妈肯定把店里的猪内脏都喂给他了。


对,James不喜欢这两个家伙:冲着女孩子们吹口哨做下流手势、经常在学校走廊上被罚站的小恶棍,听说他们还会抢走低年级学生的午饭袋。


“这又没你的事,滚开!”


要打架倒没什么,不过我还得快点回家。他想起在市场上遇到的肉店老板娘,于是抽出右手把怀里的纸袋整理得哗哗响:“刚才还在市场上看见你妈妈到处问你呢,说店里有东西找不到了。”

哦等等,估计这家伙是不会因为自己母亲在找他就乖乖听话回去的——就连James现在也不太喜欢被朋友们看到自己对老妈言听计从,于是他又加了一句:“我还看到你爸爸,”——膀大腰圆的肉店屠夫——“手里拿着剔骨刀。”


高壮男孩的手从金发上松开了。

James注意到他的动作,补了一句:“就在两条街外。”

他看到对方皱着眉头“操”了一声,拳头张开又捏紧,然后径直朝向自己走过来。


James表面上站得挺直,把右手插回口袋里,然而全身肌肉暗暗绷紧。


“如果我发现你他妈是在骗我……”这小恶霸与他擦身而过,眼睛直盯着他。

James直视着他,他微抬下巴慢慢转动头部,让两个人的目光在对方走动的过程中始终保持完全接触:“放心吧,发现被骗了你就来找我,”他唇边露出讥讽的微笑,“反正你不是一直都这么干的吗?和你的朋友们?”


对方好像觉得他说得特别对,很得意似的哼了一声开始往巷口外走,边走边转头道:“Veen!走了!”

另一个大男孩——他也比James高一点,就一点点,看来从小孩子们那里抢来的午饭把他们都喂得不错——看看墙边的小个子,又看看他的头儿和James。

James稍稍眯起眼睛:怎么,你还想接着玩?


看来今天还是得打一架。


然而那孩子终究是从小个子的身边离开了。他都走出去好几步了,又转头回到James身边,声音嘶嘶地:“别以为是我怕了你。”

James挑眉看着他:蠢货,这句话都说出来了,难道你还想表达什么其他的意思吗?

巷口那边又在叫:“Veen!快点!!”

另一个小恶棍——准确来讲是小恶棍的跟班——狠狠瞪了他一眼,快速跑过去了。


肯定要晚到家了。James暗暗叹了口气,但他总不能把人扔在这不管——看看他,被打得都快站不起来了。

James走过去把他扶起来:“你怎么惹到他们了?下次注意点吧。”

“谢谢。”小个子顺着James手臂的力量站起来。他靠着墙支撑住身体,用手擦着额头上的血。

“下次绕着他们走,注意点。”James注意到他擦拭的时候很小心地避免把血弄到袖口上,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他们要抢Tomas的午饭钱,我看到了。”对方抬起头,James这才发现这个男孩有一双特别漂亮的蓝眼睛——他在学校里见过他,但之前都没注意过这个人,不过他现在没时间感叹这个——James皱起眉头:“你……你是为了别人?不是他们主动找上你的?”

男孩子停了停,好像要抑制住咳嗽的那种停顿:“我帮Tomas说了一句话。”他耸耸肩,“你可以说我是自找的,但是我没法不管。”

James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转头看看巷口,隔了一会才道:“天啊,人跟人可真是太不一样了。”

然后他看着这个瘦弱的男孩:“你叫什么名字?”


“Steve Rogers。”


James把Rogers拉回家。妈妈一打开门,看见是他就皱起了眉头:“James!我不是说过要你早点……这是谁?”

身后Rogers露出头来:“夫人您好。”

妈妈看到他的样子掩住了嘴:“哦……我的……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Rogers微笑道:“我遇上点事情,James帮了我。”他一裂开嘴,加上唇角的破痕,看起来更惨了。

“哦……哦。”Barnes夫人侧身让他们进屋,眼睛盯着Rogers瘦削的肩膀,“快去坐到沙发上,哦天你这么瘦……还受了伤……”

她转过头,稍微提高声音:“James!你怎么坐上去了?快!把东西拿到厨房放好,打盆水过来!”说着匆匆走向屋里,一边嘴里念叨着,“但愿家里的纱布和药水还没被你用完……”

James觉得有点尴尬,虽然他觉得这尴尬毫无理由:“嗯……我平时也会打打架什么的……跟哥们儿……我跟那帮人可……”哦天啊,James你解释这个干什么啊?蠢透了。

于是他停住话头,想用胳膊肘挤挤旁边的人,不过瞥到他的样子又停手了——他太瘦弱了:“……James?哼?”

Rogers特别坦然地看着他:“你不喜欢我就改口。”

长得这么弱,倒是一点都不怕生。

不过是啊,看他刚才在那帮人手底下拼命攻击挣扎的样子——简直像吉娃娃的身体里塞了一颗豹子的心。James心想。

虽然才刚认识,不过感觉好像确实不别扭,于是他说:“好吧,Steve。”


他们三个人——加上Steve自己——一起把他的伤口处理好,妈妈本来还想留他吃饭,不过Steve说自己的母亲会担心。

送他出门之后妈妈看着Steve的背影:“你说他姓什么?”

“Rogers。怎么了?”

“听说他们家过的不好。如果我没记错,这孩子的父亲去世了,母亲在传染病房那种地方当护士——他自己的身体又这么弱。”她叹了口气,和他一起站了一会儿,然后忽然伸手把他的头发揉乱,“不过今天我的小混蛋儿子挺让我惊讶的,终于不乱闹改做点好事了。”

James皱着眉鼓起腮帮子,母亲看到了,笑道:“这次终于不是你自己鼻青脸肿地回来了。”


后来Steve的妈妈过来道了谢,而James就这样认识了Steve,不过Steve比他低一个年级,James又有许多其他朋友,所以虽然那天他们熟悉的快,之后却几乎没怎么单独说过话,只是见面打个招呼的程度。

不过James依然发现Steve总是独自一个人。


就像那天他和Arvin在街角买冷饮——这种刨冰里有时候会有没绞碎的冰块,Arvin特别喜欢把它们整个儿咽下去。这家伙还喜欢做许多其他有点莫名其妙的事,比如夏天爬上最高的树梢站起来随着树枝摇摇晃晃之类,有时候连James都会觉得有些危险,但是Arvin每次做完——James觉得他是死里逃生——回来眼睛都闪闪发亮,好像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有时候James觉得实在太危险,他还会笑James是胆小鬼,James以前被说烦了还会跟他打一架什么的。


“你认得他?”当时Arvin和他站在冷饮店外的遮阳布下面,面前的街道不宽,刚刚James和Steve远远地打完招呼,Steve一个人穿过小街到另一边拐进对面的直街里去了。

直街入口处张贴着“骆驼”牌香烟的巨型广告,上面画着的男人喷着烟圈红光满面,Steve的背影和他一比,显得更瘦弱了。


James嗯了一声。

“没想到你会认识这种小鬼。”Arvin一边吃冰一边心不在焉地说,“这种小弱鬼。”


James忽然觉得有点烦闷。他和Arvin一起玩了挺长时间了。Arvin也许只是认为爬上高高的树、在隆冬里整块吞雪吞冰才是勇敢、才是强悍,于是他说:“小心点,你要是当面侮辱他也许不会怎么样,不过你要是在他面前欺负了别人——”他想起第一次在巷子里见到Steve Rogers,他那种被按住了依旧凶猛挣扎的样子,尽管那种挣扎程度仅仅是针对他自己,对压制他的人根本不值一提……那个画面不知道为什么让他觉得更烦闷了,不过他还是把话继续说了下去,“他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哦,我干嘛要随便欺负人啊?那可不是男子汉做的事情。”James听到Arvin远远地说。


“……你怎么了?”回神的时候James发现Arvin站在他旁边上身微微后倾,偏着头好像正在观察他。

“什么?”

“你怎么说着说着忽然生起气来了?”


我没生气,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他和Arvin道别回家,他把手插在兜里,好像要数清地上的石砖数目那样一步一步地走,把影子远远地甩在身后。

James挺喜欢Steve的。虽然他们不能算熟悉,但是他看得出来Steve和周围的孩子都不一样:这个男孩这样瘦弱,但是他一点也不为这种瘦弱而感到自卑,他也不因为自己的弱小而去攀附强者——而像Veen那种其实并不瘦弱的人都会跑去做跟班;不仅如此,他还有一种和他身材极不匹配的勇敢,而且他非常正直,简直太正直了——看到了不平就会指出来,哪怕接下来就是皮肉之苦。

James觉得自己看到的那一次应该已经不是Steve被打的第一次了——从Steve的后来的反应来看,而且他那时候说什么来着?


你可以说我是自找的。


是不是已经有人在之前就这么说过他了?


他勇敢又正直,但是你们都看不到,所有人。James闷闷地想。只因为他天生就活在那么一副身体里,大家就管他叫小弱鬼,只见他一面就轻视他,他们根本就都不屑于去好好看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James又想起Steve在小巷里被人按着打的那一幕,心里闷得难受。

难过。

这种感觉就好像很多年前,在他还是个不到父亲膝盖的小孩子的时候,他养的兔子死了。那只兔子曾经是他眼中最可爱的生物:它活着的时候一身白毛光顺柔软,在阳光下能泛出一圈柔光,但它冷在地上的时候皮毛干枯泛黄——就好像死神把它身体上的活泼美丽也抽走了一样……那时候他看着兔子僵冷的尸体哭了。

现在的James会觉得当时那种掉眼泪的行为很娘,不过那种难过的感觉一直留在他心里。


Steve会把自己害死的。James心想,总有一天,他瘦弱的身体会承受不住他的正直和勇敢,也许就是又一次他站出来指责哪个流氓恶棍的时候。

这是一种矛盾——James因为看到了他的心而喜欢Steve,但他又深深觉得Steve自己终究有一天会被他的心——被那颗James所欣赏的心害死。


那天过后James比之前更注意Steve。

Steve平时其实挺安分的,James发现在其他同学出去乱跑的时候,Steve会坐在一个地方写写画画。

“你干什么呢?”看了两天之后,James忍不住过去打招呼。

“嘿,James。”Steve抬起头看到是他,笑了:“随便画画。”

“哦这是……‘尖嘴班奈特’?他开始教你们代数了?”James站在Steve身前,倒着看他的画,画上人的嘴唇长得有点奇怪,就好像鸟嘴一样撅着。

Steve又笑了,James认出来他画的东西好像让他很开心:“对,是Bennett先生。”

“画的可真像。什么时候有人能给我画一个就好了。”

“现在就可以给你画。”


他们就这样真正熟悉起来。James也进一步知道Steve的身体究竟不好到了什么地步。那年冬天Steve再次病倒,James去他家照顾他——Steve的妈妈要上班养活自己和儿子,而往年可以过来照顾Steve的的老太太去世了,她实在没有别的选择——小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James看着Steve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只有颧骨微微突起烧的通红,忽然间觉得有点害怕。

于是他整夜坐在床边,手放在Steve的脑袋附近,感觉着他的体温。夜深的时候他靠着床柱迷迷糊糊,Steve稍微一动就立马醒来。

第二天下午Steve好像好多了,睡得比之前安稳,James摸了摸他的额角,忽然小声说:“身体这么差,那时候怎么就那么拼命呢?”

Steve昏睡着,当然不会回答。


这样凶猛的疾病对于Steve来讲就好像只是生活里的插曲,病好之后他依旧如往常一样,倒是James感觉自己在Steve的问题上更加注意——他觉得这世界上如果能有一门课叫‘快速寻找Steve’的话,他肯定能得A+。


Steve依然只有James一个朋友,他好像对孤独有种特别的忍耐力,他画的也越来越好,有一次James看到他给自己画的侧面像,简直惊叹了:“你画得太好了Steve!以后你说不定能成为一个大画家!”

“唔……我可能不会去做一个画家。”

“那真可惜,你应该去找个老师,不要埋没了天分。”James仍然盯着画看,“不过如果你真的成了大画家,你就不再是我一个人的Steve啦。”

“嘿!”Steve抗议道,“这不公平——你就从来都不是我一个人的James!”

“……别傻了谁能永远都只属于一个人啊。”

“谁傻了,刚刚是谁先提起什么‘一个人的Steve’这种事的。”

James又没说过Steve,明明他在那帮朋友里算是最伶牙俐齿的一个,但是不知道是总在Steve面前说漏嘴还是别的,他时不时要在言辞间被Steve抓住小尾巴。

“你个混球。”最后他只好说。

“你才混球。”Steve笑道。


那次到最后Steve开玩笑说要起个只有他一个人才叫的名字,要管他叫Bucky——Steve说这个名字来源于他第一次到James家,他们包扎完伤口,James一边吃葡萄一边说自己的名字,提到中间名的时候被不小心呛了一下,于是Buchanan的后半段随着葡萄皮被咽了下去。

本来只是玩笑而已,大多只是在两个人拌嘴的时候才被拎出来用,后来不知道怎么了,这个名字被女孩子们知道——她们好像觉得‘Bucky’的发音特别可爱、或者是别的什么粉红色的理由,反正叫的起劲。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直接叫他Bucky。

James不能跟女孩子发脾气或抱怨,而且本来只是个称呼的事,又没什么恶意,就随它去了。


墙上的日历一页页翻到了1940年。

几个月前街上就都是“德军入侵波兰!”的报童叫卖声,周围的大人们也开始讨论——这场战争会怎么样?会不会像二十多年前那样扩大?虽然之前的大战间接帮美国压了欧洲一头,但是这次也会一样吗?美国会不会介入?


“这不是国家利益的问题。”这段时间Steve也长了些个子,但是James——Bucky觉得他显得更瘦了,对这件是他是这么跟Bucky说的,“你知道德军的集中营吗?六七年前建成的那个?他们在里面监禁、虐待战俘和无辜民众——这根本就不是人该做的事情。现在人们把它称为欧战——但纳粹是不会满足只在欧洲的,而且他们的行为就表示这些恶魔根本就是全世界的敌人。”

他的面颊因为愤怒而微微发红,Bucky抿起嘴唇,是的,他也看报纸:美国军队目前的中立并不意味着国内就没有指责德国佬的报道,不过周围的人们都不希望国家真的卷入大战——平民之中绝大部分人都害怕战争。他也知道Steve说的话是出于他对于那些残暴行为的愤怒。

出于Steve自己一贯的正直。

Bucky自己不喜欢战争,不过他觉得自己也不惧于战争,只是现在事情放到Steve身上,Bucky隐隐觉得危险。


“你知道……Steve,”他慢慢地说,“虽然现在这世界上某个地方已经开始大战,但是你未必……”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吞吞吐吐地说过话,“未必真正参与进去——上战场——才算是做了贡献。”

Steve的蓝眼睛看着他。

“但是Bucky,”他平静地说,“人们都在战场上卖命。”


哦,来了。

这个几乎从一开始就出现在他心里的矛盾,和它所指向的、Bucky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他们去送命——意味着你也要去?”他停顿了一下,赶在Steve张嘴前开口,“你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状况吗?”

Steve沉默了一瞬,然后他说:“我知道你觉得我不行,Bucky。”


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这种话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而Steve还没说完:“但是这件事不止关系到我,Bucky。”

“你不一定非要当兵,”Bucky已经感觉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会一点就着,他吸了口气,尽力避开自己说过的话,避开Steve提到的那个观点,“实现你自己的方式有很多……”

但是Steve抓着那个点不放,他压着Bucky的话音急切地说:“这根本就不仅仅是我自己的事情,是所有人,Bucky——你可能不知道……”

“我,不知道?”Bucky眯起眼睛。


我不知道?我就是太知道了!从我他妈跟你说第一句话的那天起!——怎么会有这种傻瓜?你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会冲出去自己把命送掉,而我害怕如果我不拦住,就有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在我面前死!!

而你知道吗?你知道这些吗?!Steve Rogers??


你他妈才什么都不知道!!!


“对,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冷冷地说,“从遇到你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遭那些罪,明明已经是这种样子,为什么还要替别人出头、为什么就非得说那些话、让自己被狠揍、为什么就无论如何都没法忍住非要跑出来挨打。”

他越说越快,最后根本没法保持最初的语调:“你去吧,Rogers,你快点去这里,”他用手指使劲戳着手上的报纸,又近前一步用手指着Steve的心口,“你快去!——一定会死的你知道吗?!”


Steve微微皱起眉头,好像对他刚才如此激烈的反应感到有些不习惯——Bucky稍微缓了口气——未必非要发脾气,慢点说Barnes。他对自己说。

不过热血依旧源源不断地被心脏汞上来。

然后他就看见Steve又变得冷静了,他平静地看着他,用他的蓝眼睛。


这种眼神——Steve根本就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他根本就知道自己会死。

但他不在意。

Steve他妈的根本就不在意!!!


Bucky简直笑出了声:“太好了,你不在意——我也不在意。”他后退一步,盯着Steve的眼睛,“你死了,我就不用总是想着你在哪里,是不是又会被人打晕在小巷子里、是不是忽然会心脏出问题晕倒、不用在春天和人出去的时候还要担心你会不会哮喘、不用总担心你有没有吃饭会不会胃痛。好得不行,简直太好了!!——因为你死了我就永远也用不着……”

血液冲击得他太阳穴突突地跳,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才看到Steve的表情。

Steve的眼睛睁大了。


完了。


我的天啊……我说了什么啊……

“我今天……”他咬紧口腔内侧,胃部一阵恶心。

Steve依然睁大眼睛看着他,而Bucky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在这个地方再站下去,他退了一步,几乎绊了自己一跤,然后又退了一步,在转身的时候模糊地说:“我先走了,再见。”

他走的越来越快。平时都会有的那句“注意安全”和“别做傻事”含在他嘴里出不来,他把它们咽下去,割得嗓子眼发痛。


后来的几天Bucky都没有再去找Steve,他告诉母亲他在朋友那里,最后却又跑到姑姑那里去住。他后悔极了,闭上眼睛就能看到Steve的表情——那么惊愕……

Bucky Barnes,怎么能对Steve说那样的话?

还有他的蓝眼睛。想到Steve大睁的眼睛他就又多了一层煎熬。

Bucky不确定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还能不能再直视那双眼睛。


周六下午Bucky一个人在街上走——他确实还有其他朋友,可这段时间他一个人都不想找。

他的目光遛过对面街边的小店:这一家的热狗很不错,Steve也喜欢吃;旁边那家,自己在里面给Steve买过药;隔两家店的那一个,他……

然后Bucky看到街对面远处一个瘦瘦小小的人影慢慢地走过来。

Steve……

由于脊椎的原因Steve走路的方式有点特别,而且Bucky找了他那么多次,从身形上就绝对不会认错。


Bucky觉得自己手心发汗,心跳有点加快了。

别傻了,Steve视力不太好,隔这么远他绝对不会看到你。

然而下一秒他就在心里大骂自己简直就是乌鸦嘴。


Steve转过头,居然看到了他。


Bucky觉得自己好像僵直地站了很长时间,又好像这只是一瞬,他攥紧拳头:看到了就看到了,去,道歉,说句对不起能死么?

至于Steve会不会接受……

反正是自己说的那些话,确实是自己不对。


Steve看起来好像准备过马路到他这边来。

Barnes,还要别人跑过来接受你的道歉吗?于是Bucky大声道:“站住!别动!”

这一声有点大了,Steve停下脚步,街上也有人看着他,不过Bucky什么都不管,他快速跑过马路,半道差点擦过一辆小汽车。


“Steve……”只是过个马路而已,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喘得这么厉害,他盯着Steve的鼻尖,叫了个名字就又说不出话来——他要怎么说啊?他真的很后悔。

可是他最后一咬牙说出来的却是:“前几天……对不起!”

真是含混不清,听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

他又把目光向下,盯住Steve的嘴唇——颜色又淡了,这两天生病了吗?然后话就这么出来了:“……那天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最不愿意的事情就是你出事……”


他盯住的那两片嘴唇开合:“我知道的,Bucky。我也知道你一直很关心我,我只是不知道是那种程度,我也很对不起。”

Steve的声音继续:“我这两天本来想去找你,不过没找到,后来又被一些事情耽误了,不过今天终于遇到你了,太好了。”

Bucky稍微把目光往上提,看到那双蓝眼睛笑了:“我那时候才知道你那么关心我,谢谢。”

Steve不仅接受了他的道歉,还向他道谢。Bucky简直不知道他应该是什么表情。他们两个人面对着站了一会,然后都不再说话,一起转身像原来那样并着肩在路边走。

其实这件事还没有解决,Bucky一边走一边心想,不过又怎么样呢?反正我也是想要去当兵的,大不了到时候也一直护着他——不过能保证分在一起吗?


“但我还是希望能做战士。”走了快半条街,Steve忽然开口,他少见的有点犹豫,“……Bucky,对不起。不过我以后会注意保护自己——你可以不用那么担心。”

“哦,不担心?那可困难了。”Bucky试着开了个玩笑,然后感觉气氛稍微轻松下来,他真正松了口气,低声说,“嗯,我知道。”

Bucky这两天也想明白了,Steve要是放弃了这个,他还是Steve吗?

Steve也换了一个轻松点的语气说:“不过其实当时咱们都没考虑到——还有招兵检查呢,我现在状态可能都没法入伍。”

“……所以?”

“所以以后我可能要加强锻炼什么的,总之到时候要试试。”

Bucky耸耸肩:“也许你早上可以去跑圈什么的,不过重要的是你得记得按时吃东西。”


他们都退了一步,这个矛盾——Bucky所担忧的Steve的心和他身体的矛盾——可能永远只能是无解的状态。

只不过它现在不再是他们之间的难题。

事实上,Bucky那时候觉得只要Steve的身体仍旧是这样,或者只要Bucky依旧关心他,这个矛盾就永远都无法真正被解决。


但后来Bucky又发现,他之前想到的两个前提根本就不是“或”的关系:哪怕已经解决了第一个前提条件——Steve注射了血清,比他还要强壮——只要Bucky仍旧关心他,这个矛盾依旧无解:Steve那么正直勇敢,Bucky觉得Steve的心配得上任何的、更完美强大的身体;而Steve永远不放弃与邪恶和恐惧做斗争——这项事业太危险。


当然那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想那么多。


他们只是一起往前走。Bucky说:“所以你还是不会放弃,是吧?”

“你知道的。”

“对啊我知道,我可知道了。”


这一年是1940年,距离美军正式参战还有一段时间,而距离1945年,还有五年。

他们——包括Bucky自己都不清楚,在未来,有一系列事情替他们验证了:无论在何等苛刻严酷的情况下,后一个条件永远都会被满足。


这个矛盾永远无解。


END


【不算后记的啰嗦】话唠最后果然爆了字数……远远地爆了!吐血……

我一直想写写两个人的初遇,和交心过程,这篇的原计划也想练一下人物性格塑造,无论是Stucky还是跑龙套的妈妈、Veen、Arvin这些,都希望写完之后有个大体的轮廓,不过好像完成的有点不够好。而且争吵那段情绪还应该可以爆的再大一点啊?!OTL可能过一天看看还会改。

颤抖地交上来给各位GN们评论…… 


(8.12交稿后修改):“无论在何等接近的情况下,后一个条件永远都不可能被满足。”——改成“无论在何等苛刻严酷的情况下,后一个条件永远都会被满足。”逻辑关系居然搞错真是囧死

改成“Steve好像要说话,不过他终于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用他的蓝眼睛。”

争吵段碎修——具体修了那些摘不出来了OTL



来源:拔刺吞蔷薇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