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研习营

文手研习营

 
   

【作文1】1944及70年后

ID:涟子清

【RTW命题】巴基未寄出的信和史蒂夫的日记。

*或许有人会认为他们在我笔下矫情异常。


【正文】

Steve Rogers 的日记

1944年的冬夜


我睡不着。

今天执行任务的时候,Bucky掉下了火车,我没能抓住他。

那些有关Bucky的细节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的涌现,把我冲倒。我也不太想去控制那些念头。

我强迫自己记住他脸上的细节——他的眼睛、皮肤、嘴唇的形状、牙齿的确切颜色、头发的质地……但早晚有一天,这些我现在清晰的细节也会淡去,恐怕会再次像失去他那样。

现在我的脑子像被摇过的可口可乐一样。

外面风很大,也只有风声,很冷。

这样的天气里,Bucky会叫我穿上袜子。

Bucky和我一起睡的时候有一个坏习惯,那时我们还在布鲁克林的小公寓。他,并不是所有时候,只是有时候,会把胳膊完全伸直,横在我胸膛上,压着我。我有时甚至会因此呼吸困难,在深夜醒来。有时我能借着月光端详他的脸,听着他的平稳呼吸再次入睡,现在他倒成了因为噩梦失眠的那一个。

这很蠢,但我在他身侧被他压着时候,真的感到安全和——完整。如果Bucky知道我这样想的话,他会嘲笑我的。兴许他会说,Steve, 感到安全并不愚蠢。

我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提起过这个。那些夜晚不会再有了。所有的这些。

我真的希望他能回来,他还欠着任务没有完成呢。

那一瞬间,他掉下去了,我没有抓住。

下一秒,我就在心里反复地告诫自己:任务优先。我继续执行任务。火车仍然高速运行。他掉下去的确切位置就在几秒里被远远地抛在身后。

对于这些事情,无论我是否是超级士兵,是否走进过实验舱,我都无能为力。

我们受到了袭击,Barnes中士在战斗中牺牲,我们抓到了Zola,九头蛇的首席科学家。

这就是今天发生的。

我们,所有士兵,都在不断地失去战友。主战场上每天有数以万计的士兵丧生,又有数以万计的人为他们伤怮。

无论是多么重要的人,都只是行过。这就是生活。

我正在经历的不过是上战场的士兵所经历的平凡事,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觉得今夜特别冷。

又及:

其实我还没有做好处理Bucky的私人物品的准备,也不知道官方信件上我应该加些什么。

但是我早晚都要着手去做。

九头蛇还没有被完全歼灭,我还有很多事情。

还是希望做这些事情的人是我。

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是一个高尚的人。他是出色的战士,狙击手,为国捐躯的英雄。他在拥有力量时仍会站在弱者这一边,怒视不公,坚守正义。Bucky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所见的最优秀的人。

 

————————————

Bucky在战场上未寄出的信

 

1.

Dear Steve,


见字如面。

你一直让我汇报战场上的情况。我不想敷衍你,但是我也不太想如实相告。不管怎么说,我向自己许诺要诚实。

刚到战场上时,那天夜里指挥官要我们挖战壕。那夜雨很大,水几乎要渗进靴子里。其余的人都在默默地挖着,没有人讲话,就只有噼里啪啦的雨声。这将是明天战斗中的藏身之处。一种无形的恐惧笼罩着。

我参与的第一次进攻在凌晨四点半。火光,然后就是一片炮声。但其实在炮火准备之前是一片寂静,就是这安静的几分钟令我害怕。部队停止了所有通讯,进入一种作战状态。本来是有晨雾的,但转瞬间炮火打过去就全部散开了,或许是因为液剂,震动。现在提起这件事,我仍听得见万炮齐鸣。

我没有向其他人提起这一点,虽然不会让任何人意外。你恐怕要说承认这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天哪我现在真的很想念你,还有母亲,布鲁克林的所有我认识的人,甚至是上次看电影一定要吃爆米花(打了你下巴的)的混蛋。

死亡会不期而至、随时到来,总之我走每一步都会很小心。我不知道下次提笔写信是什么时候。

总之现在我还活着,没有受伤。

我不想让你太担心。


你的

James Barnes


2.

Dear Steve,

  

见字如面。

我们过来两周了。

 地面呈现出月球表面的形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弹坑与炮火的痕迹。树林因连续的轰炸变成了一片枯树断木的堆积场,到处可见炮火腾腾的土地上暴露的被铁丝网缠绕的人和马的尸体,泥泞鲜血与恐怖伴随着的是疲惫不堪的幸存者,鲜有新兵。

 这就可以概括我当下的处境了。

 我为我还活着感到幸运。真的。非常非常庆幸我还能给你写信。

 今天我看到一个烈士被抬下来。死亡在战场上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以为我已经习惯这些了。我会难过,然后做其他事情,坚持下去。战争是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的。

但是当我看到那个人——他被炮击中,炸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浑身都是混杂着泥土的血——我忽然控制不住这样一个念头。

 可能有一天我就会像他一样。你甚至看不到我的尸体,我牺牲在炮火之中。

你或许会收到一封悼念信。然后你将要面对一间空荡荡的屋子,知道我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并因此手足无措。

 我很抱歉,如果你因这个想象悲伤,它还没发生,不是吗?

 我只是希望你对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这样在美好的事物不期而至时,你能感到意外的惊喜。

 

 依然很想念你的

James Barnes

 

3.

Dear Steve,

 

见字如面。

再说一切之前,我想和你谈谈K Besson。

K来自檀香山,是一个面包师傅和小学教师的独子。他话不多,心血来潮时会写诗,写给他爱的姑娘、亲人、他的家乡。我听他说起过童年时的那片大地,他在父母身边简单平静的生活,简言之,他是个上战场前非常幸福的小伙子。

他马上,准确地说,五月十七日就满二十五岁了,他父母像他这么大的那年秋天结了婚。如果能他活着回家乡,他也会和爱的姑娘结婚。

我们一起上战场。

冒着炮火和子弹,在骇人的喧嚣里,前行,沿着战线推进。时不时停下来,单膝着地,瞄准,或许射中了谁,希望不要成为敌方的靶子,继续前行。

阵地上的死亡气息,行军时恶劣的气候——对我来说尤其是夜雨——让我感到无力和疲惫。白天日晒猛烈地攻击地面以及站立的生物。有时晚上下雨,非常冷,就只能和小组的人抱团取暖,因为白天一直在走,腿可能抽筋,挺疼的,但没有人敢叫出来。我们走过的是没有人涉足过的灌木丛,有人踩到地雷,这时我就在想或许下一秒踩中地雷的就是我。

抱歉,我不该和你说这些的,这会让你不安,并且担忧,但又无能为力。

但我现在很难过。战争总是能迅速制造亲近的关系,然后迅速带走。

就是今天早上的战斗里,我们要攻的火力点消停了几分钟,进攻间隙K放松了注意力,被流弹击中。并没有很大的动静,死亡就是一瞬间的事。子弹穿过太阳穴,一小股血流下来。他的眼睛仍睁着,那是一双非常漂亮清澈的蓝眼睛。

 我用手合起他的眼睑,接触到他尚有余温的、柔软的皮肤。

 那一瞬间我无法接受他的死亡。

 我想起他抛下的父母、他的姑娘、还有化为乌有的美好生活。他留给他们的可能是无法逾越的痛苦。

 这些都是战场上的平常事,你也可能经历,但这都是些不该让人承受的事情。战争只是某些人达成目的的、必经的一部分,历史长河的片段,却又是另一些人、大部分人一生的难以忘却经历,永远受其影响。使其成长、死亡、痛苦、动摇、坚守。

 我感到动摇而无可奈何。

 以及,以防我没有机会说,Steve,我很想你,想见你。

 我迫切地希望我能活着回来,带给你一个笑脸和拥抱。

 

James Bachanan Barnes



————————————

Steve Rogers 的日记

2014年夏夜

 

在醒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自己处于无处正中(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没有一个谈得来的人,处于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时代,或许比漂泊无定的海员更孤独。 

直到再次见到Bucky。

这让我打坏的沙袋更少了,开始做有内容的梦,再次开始写日记。有了些好的改变。

即使是他用金属手臂,在爆破了车辆之后,在硝烟里掐着我脖子的时候,我都感到庆幸——他至少还活着。 

我一直需要他,无论是注射血清前还是注射血清之后。我一直需要他。

我需要呼吸,也需要他。 

苦难使他更深邃,更强大,有更坚定不移的意志,更强的斗志。并且,我最终找回了他。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Fin


【后记】

我写完了,终于。

其实我原先打的标题是‘Steve Rogers的两篇日记和Bucky未寄出的信’.

关于Steve的日记:主要想阐述的是Steve在失去Bucky之后即时的感受。一般的悼亡文字往往是隔了一段时间再动笔,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写他掉下去当天S的日记。2014年的特别短,原因在于Stucky很多优秀的同人作品都写到了此时S的感受,就没必要动笔了。

关于信:希望信的文字比日记流畅些。我想表达的是Bucky第一次上战场。他认识到战争的残酷。他因为战友的死亡感到动摇,并体会到Steve对于他的意义。第三封信落款是全名因为他在欲言又止地告白。表白是件很严肃的事情。

以上如果传达到了,我非常高兴。(十有八九没有

希望你阅读还算愉快。

 
 
评论(17)
 
 
热度(10)